西山也是中国建筑国语进程的发源地

  绿城西山新作——西府海棠目前已正式入市。

  绿城在北京迄今为止的6部作品,有3部便位于西山。源自江南的绿城,对于有着江南气质的土地也更容易迸发创作灵感,而西山便是这样的一片土地。在西府海棠的创作中,也体现着对西山地脉的理解,比如规划蓝本就来自颐和园。同时,西山也是中国建筑国语进程的发源地,西府海棠的建筑便继承了这个传统。

  变局:钢筋混凝土建筑的世界性颠覆

  中国建筑用母语表达自己,能有多难?

  对于近代之前的中国建筑,这根本不构成问题。

  此前的数千年中,中国建筑都保持着骄傲的姿态。作为中国文化的物理、心理与哲理的空间表达艺术,中国建筑一直保存着相对完整的话语体系,正如梁思成先生在《中国建筑的特征》中所言:“中国建筑乃一独立之结构系统,历史悠长,散布区域辽阔。在军事、政治及思想方面,中国虽常与他族接触,但建筑之基本结构及部署之原则,仅有和缓之变迁顺序之进展,直至近半世纪,未受其他建筑之影响。”

  但就在梁思成先生著述此文的20世纪,中国建筑开始经历前所未有的世界性变局:在全世界范围内,钢筋混凝土建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替代了所有传统建筑材料,随之而来的,是建筑样式的改头换面,与空间构成形式的彻底颠覆。

  破局:中国建筑的现代国语进程

  在这场巨变中,用母语重新表达自己,成为关乎文化自尊的抉择。而营造学社,是其中最为炫目的传奇。

  1930年,卸任北洋政府代理国务总理的失意官僚朱启钤,在天安门身后的几间旧朝房中,成立了“中国营造学社”。在朱启钤的感召下,营造学社集聚了国内相关领域最优秀的专家:梁思成出任法式部主任,建筑学家刘敦桢任文献部主任;考古学家李济、史学家陈垣、地质学家李四光、建筑学家林徽因、杨廷宝等等都赫然在列,一时星光灿烂。

  盘点中国营造学社的成就,人们会毫不吝啬地奉献出最厚重、最炫目的语言,其中最为著名的,便是在学术上卓有建树的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。而在这场壮阔的中国建筑现代国语进程中,同样不应忽视的还有一位在建筑实践上颇有见地的大师——时称“南杨北粱”的杨廷宝先生。

图片 1

  ▲杨廷宝先生

  杨廷宝(1901.10-1982.12),字仁辉,国立中央大学建筑系教授,中国科学院院士,中国近现代建筑设计开拓者之一,多次参加、主持国际交往活动,在推动建筑国际学术交流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,在国际建筑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,被誉为“近现代中国建筑第一人”。

  杨廷宝的学生回忆,他常常提诸如此类的“小”问题:人的最小空间是多少?人的活动空间至少要多少?一张八个座位的餐桌至少需要多大空间?桌椅的高度该是多少?门把手和门锁装在什么高度才合适?他总是随身携带一把钢卷尺、一支笔和一个小记事本,随时记下他所需要的尺寸或画下他认为值得参考的速写。

  坐在车内,他有时会指着车窗外的城市建筑问学生:这样的处理,合适不合适?好不好?给建筑系学生讲演,学生期待着听“这么一位世界知名的建筑师”大谈设计,他却告白:“我来说说台阶的踏步怎么做,好吗?”然后讲了一大通踏步尺寸与人体的关系云云。

  后人怀念他:“总之,他一直在关心着建筑师为人类提供的生活和生存环境是否合理、合法、合用。”清华大学图书馆被视为三代建筑师“契合”的经典作品,1919年由美国建筑师亨利•墨菲设计,12年后由杨廷宝设计扩建,1980年代和2000年后由清华名教授关肇邺第二次及第三次设计扩建。关肇邺曾经回忆自己初次见到清华图书馆时的情形:抗战刚胜利,以清华园为伤兵医院的日军撤走不久,到处荒草没膝,满目疮痍,图书馆内大理石地面上满是血污,杂物狼藉,然而“外表的凄凉”丝毫不能掩盖这座建筑一二期设计浑然一体的“内质的壮美”,使人“久久不忍离去”。

  除了对空间宜人程度的精雕细琢,杨廷宝先生在中国建筑的现代国语进程中,对建筑的外在形式也做出了许多有益的实践,主要集中在典型的大屋顶与“长高”了的屋身之间比例的推敲,以及传统的纹饰形制与色彩在现代语境中的再生之上。他所设计的南京中央体育场、中央医院、金陵大学图书馆(现南京大学老图书馆)、中央研究院旧址(现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)等经典建筑,至今仍是崇高的情感与数学的秩序完美融合的典范之作。

  格局:绵延至今的现代国语进程

  对话传统与现代,融萃文明与艺术,中国建筑的现代国语转型,伴随着中国文化现代转型的进程绵延至今,穿越岁月而传递的,是中国人集群生命别致多样的情状。

  一百多年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,时代精神在变,而不变的,始终是中国建筑师对于“宜人程度”的追求与抱负。杨廷宝先生主持扩建的清华大学图书馆,滋养了几代清华学子“中西融会,古今贯通”的学术范式,也将尊重场地自然环境、以人为本的建筑“场所精神”传递给了后来的清华学者。如今,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走出的建筑师、GOA大象设计资深合伙人连铮先生,将这场一直未曾停息的中国建筑的现代国语进程,带到了绿城·西府海棠之中。

  西府海棠:种给中国家庭的幸福

  绿城·西府海棠,融入西山八大处与永定河之山水灵秀,承袭现代国语建筑语言的简约素雅,这座低密纯洋房住区,即将绽放中国建筑的写意之美。

  绿城·西府海棠的立面创作,传承中国建筑的现代国语演化脉络,将沉稳庄重的中式大屋顶与线条简洁对称的古典三段式立面相融合,精心雕琢梁柱尺寸与窗墙比例,增加立面的通透性,纹饰细节丰富、精致、耐读,用现代设计从内到外演绎中国建筑韵味之魂。

  ▲“长高了”的屋身与大屋顶的比例,是至今许多中式建筑未曾关注的盲区。

  而在空间设计上,绿城·西府海棠将家庭和个人生活的价值取向,渗透在建筑对细节的执着和生活功能的完善设计中,在空间营造上力求实现景观资源与户型布局上的均好性,每户2~3开间朝南的方正格局,充分满足当下中国主流家庭生活所需。

  正如连铮先生所说:“比例是必需之外多余的东西,但对于绿城建筑的美和诗意来说,又是必不可少的。绿城希望孩子们从小在美的环境中成长,建立对美的感受维度。这是关系到一个人一生精神幸福的大事。”

  建筑构成了城市的容貌。生活在美丽建筑中的中国人,喜欢以“海棠”来表达美好生活的诗意,构筑理想之境;懂得西山之美的北京人,会以自己的方式珍藏这山水之间的生命韵律。

  绿城·西府海棠,正是绿城为中国家庭播种的幸福。

  海棠是一种雅俗共赏的美丽植物,只有在物质与精神皆丰裕的地方,才会被看见。她既是紫禁城、中南海、三山五园、古刹名胜等显赫之地当之无愧的“国艳”,也是四合院和胡同里的常客。这正如北京人的性格:随遇而安、不卑不亢、大气从容,他们骨子里对生活的兴致勃勃,成为其活力的源泉。

  惟有生活最珍贵。绿城在西山这片最适宜生长海棠的土地上,最最容易迸发创作的灵感。2010年之前,最为经典的便是玉泉山与颐和园之间的北京御园,以复兴圆明园“西洋楼”之典雅瑰丽著称于世,时有“三山六园”之谓。2015年开始,又有西长安街延线与西山交汇处的西山燕庐,以时尚挺拔的观感与人性化的服务赢得了市场的认可,连续两年销售额居区域内榜首。2018年,八大处之畔的西府海棠又将为业内带来新的惊喜,用美丽建筑,营造出一个与万物本真相待,自行其是的世界。

  绿城·西府海棠,种给满怀诗意的中国家庭。